昨日下午,警方展示從犯罪嫌疑人住所查獲的筆記本電腦、首飾、字畫、相機、集郵冊等被盜物品 本報記者 張喆 攝
  來回乘飛機,盜竊後立即到其他地方住招待所,每月給家人5000至8000元不等的生活費,這個以盜竊為生的團夥,被抓時還有幾人在洗浴中心“享受生活”。
  日前,公安高新分局聯合西安市公安局刑偵局偵破系列特大入室盜竊案,團夥10人被抓,該團夥跨省盜竊130多起,涉案金額150多萬元。
  首飾盒空了
  女業主以為出現了幻覺
  何娜(化名)在西安高新區居住,家在4樓,5月16日上午,她坐在梳妝臺旁準備精心打扮一下出門,眼前的一幕卻讓她驚獃了。
  “我打開首飾盒,發現裡面的金銀首飾都沒了,我以為出現了幻覺,又合上打開一次,結果還是空的。”昨日下午,何娜說,當時她急忙打開柜子,發現收在那裡的金鐲子等首飾也不見了,而門窗完好無損,鎖子也沒被撬痕跡。
  同樣在高新區,一小區三樓業主王某中午臨時出門,沒有反鎖房門,結果金銀首飾等價值一萬餘元的財物被盜。
  小區監控顯示
  3小伙空手來 拎著包出去
  接二連三發生盜竊,公安高新分局刑偵大隊、丈八路派出所立即展開調查,通過調取小區監控錄像,在其中一個被盜小區門口的監控錄像中發現,5月16日中午,有3個小伙空著手進到該小區,一個小時後,三人陸續出來,都拎著包,民警初步確認這3小伙有重大嫌疑。
  調查過程中,辦案民警通過對高新區及全市串併案發現,一些別墅區和高檔住宅小區,從今年3月開始就接連發生這樣的盜竊案件,作案大都在凌晨,現場遺留線索痕跡很少。警方初步判定這是一個跨區域的團夥犯罪,聯合西安市公安局刑偵局成立了100餘人的“打擊入室盜竊案件專案組”。
  “被盜竊的家裡都是門鎖無損壞,且從攀爬痕跡來看,都是從排水管道或天然氣管道爬上樓的。”辦案民警介紹。
  跨省盜竊
  去山西抓時他們正飛回西安
  5月下旬,專案組初步確認嫌疑人在山西臨汾市,立即派人前往抓捕。在當地公安機關配合偵查後,民警發現,嫌疑人竟乘飛機在由臨汾返回西安的途中,民警立即返回抓捕。5月23日,民警在沙井村一招待所抓獲4名嫌疑人,在他們租住的房內發現高檔手錶、玉器、字畫、金首飾、外幣、舊版錢幣、銀行卡、錢包、手包、提包等大量贓物及鉗子、起子、繩子等作案工具。
  5月24日,另4名嫌疑人在一家洗浴中心被抓獲。
  5月25日,又1人落網。
  5月26日,銷贓者李某被抓,在李某家中查獲大量黃金首飾和金幣、字畫、郵冊及攝像機鏡頭等贓物。
  “有一起案子,嫌疑人攀爬到22層高樓盜竊;最多一晚上盜竊了8戶;作案金額最多的一次,盜得高檔手錶等價值30多萬元的財物。”民警介紹。
  有竊賊身材瘦小可從防盜網縫隙鑽進去
  “團夥中,有9人都是貴州老鄉,5人有入室盜竊(搶劫)前科。”民警介紹,經過訊問,發現該團夥主要嫌疑人魏某,給團夥成員傳授攀爬和開鎖盜竊的技能,團夥成員中最小的24歲,最大的36歲,一些瘦小的嫌疑人甚至可從防盜網的縫隙中鑽進去。“他們一般都是三四人隨機結夥作案,去外地大多乘坐飛機,而且盜竊來的財物,除了現金外,其他的統一由李某接手,對外銷贓。”昨日下午,辦案民警介紹,該團夥3月份以來,盜竊130多起,涉案金額150多萬元(字畫未評估在內),涉及深圳、上海、重慶、山西的臨汾、運城、聞喜、河津等地區及我省的西安、榆林及韓城、合陽等地小區,單在西安市長安、未央、灞橋、高新區等區域盜竊就高達70多起,其中高新區30多起。
  “該團夥有一名嫌疑人,家裡有兩三歲的兒子和妻子,他每月都會給妻兒5000至8000元不等的生活費,而這些錢全部是他的盜竊所得。”民警說。“他們盜竊時,也有被髮現的情況,基本上是聽到聲音就跑了,沒有和失主發生正面衝突。”目前,除了這10名被抓的嫌疑人外,警方還在全力抓捕另外兩名在逃嫌疑人。
  追回的贓物堆滿了一大會議桌
  昨日下午,在公安高新分局會議室,追回的贓物堆滿了一大桌子,有50多台筆記本電腦、10幅名人字畫、高檔手錶18塊、項鏈39個、戒指58枚、還有相機、攝像機等財物。
  記者從西安市公安局獲悉,今年3月,西安市公安局再次啟動的為期10個月的“平安家園”專項行動,直指群眾反映強烈的各類侵財類違法犯罪活動。據瞭解,此案是兩年來西安市破獲的最大盜竊類案件。
  據統計,截至5月中旬,西安市共打掉侵財性犯罪團夥96個,破獲系列案件109串,破獲涉毒案件191起,收治收戒吸販毒人員1414人。
  本報記者劉立春
  (原標題:打“飛的”跨省作案 爬管道入室盜竊(圖))
創作者介紹

防漏

xf92xftyl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